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有做APP定制开发的建站推荐吗?

2020年09月08日 10:45

有很多的,之前找蓝快建站做过网站定制开发的项目,可以定制开发APP,网站定制开发,小程序开发等。

相关推荐

你知道收取茶位费是"行规"还是霸王条款呢?

东方IC供图深圳晚报记者李超近日,某知名连锁餐厅因强收茶位费而被有关部门要求整改,引发市民热议。茶位费能不能收?市面上餐厅茶位费收取情况如何?深晚记者于日前随机走访了部分餐厅,发现收取茶位费的情况并不少见,商家与市民对此莫衷一是。走访:收取茶位费情况不少见价格幅度2元至5元不等6月14日,深晚记者随机走访部分餐厅聚集的商业综合体时发现,以快餐简餐为主的餐饮单位收取茶位费情况较为少见,但自主点菜的餐厅则大部分需要收取茶位费,收取幅度介于2元至5元不等,其中3元和5元价位的茶位费最为常见。饭点时段,深晚记者随机走访了宝安区海雅缤纷城10余家餐厅,其中七成以上餐厅明确在菜单上规定按人头收取茶位费。茶位费为每位收取2元至5元不等。餐厅对茶位费的定义及范围也是五花八门。有的餐厅茶位费包含自助茶水、餐前小吃、“美元纸巾”;有的则在菜品饮料“荷叶刮油茶”旁标注小字“茶位”进行明确。事实上,除了茶位费,不少隐形收费项也常见于各餐厅菜单。市民陈先生向深晚记者透露,自己在位于梅林福田农批附近的一家大酒楼消费,除了支付茶位费,还被收取了消费金额10%的服务费,但在用餐过程中也没见有比普通餐厅多的服务。深晚记者走访时,也在一家港式茶餐厅菜单上看到,顾客自带酒水,须支付100元的服务费。顾客:合理范围内可接受商家:按人头收取茶位费对于餐厅收取茶位费等隐性费用,不少市民已习以为常。走访时,近八成的消费者向深晚记者表示,现在外出就餐几乎都要被收取茶位费,已经习惯了。不少市民认为,适当收取茶位费可以接受,但费用过高就不合理。对于服务费的收取,不少市民就表示,如果菜单上明确了,自己会有意识地避免此项消费,但如果商家在没告知的情况下强制收取此项费用,就不能接受。那么,顾客不喝茶或餐厅其他的饮料,是否可以免去茶位费呢?深晚记者走访时,相关餐厅服务员皆明确,入店就餐就须按人头收取此项费用,不喝茶也要收取费用。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餐厅经营者告诉深晚记者,收取茶位费是大部分餐厅的做法,目的是提升营业收入,收取多少与餐厅经营成本关系较大。不过,深晚记者在走访时也看到,部分餐厅并未收取茶位费。如喜家德虾仁水饺、太二酸菜鱼等,其中太二酸菜鱼还以洛神花、陈皮作为免费茶水提供给顾客。律师:收取茶位费侵犯了消费者合法权益收取茶位费、服务费是否合理,又是否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呢?广东普罗米修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加媛认为,餐厅收取茶位费、服务费,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相关规定。餐厅收取茶位费侵犯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王加媛介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九条明确,消费者有权自主选择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经营者,自主选择商品品种或者服务方式,自主决定购买或者不购买任何一种商品、接受或者不接受任何一项服务。消费者在自主选择商品或者服务时,有权进行比较、鉴别和挑选。对于收取茶位费,每家餐厅做法不一,部分餐厅在菜单上明确收取相关费用价格,部分餐厅则未明确,消费者结账时才知悉要收取相关费用。对此,王加媛提醒道,如餐厅在消费者结账之前不明确知悉茶位费等事项及价格,属于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以及自主选择权;如未提前告知,消费者可依据相关法律规定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顾客自带酒水,餐厅收取服务费,又是否合理,是否涉及法律问题?王加媛认为,餐厅收取自带酒水服务费是不合法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经营者不得以格式条款、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排除或者限制消费者权利、减轻或者免除经营者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等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不得利用格式条款并借助技术手段强制交易。

2020年06月17日 17:19

线下教育候挑战与机遇并存

随着新冠疫情的长久持续,教育行业迎来至暗时刻,寒假及春季开学培训计划被打乱,虽然目前全国各大中小学已经复学,但是线下教育机构复工还在陆续恢复中,线上教育却如火如荼,所以校外教育关键分水岭也随之来临,行业两极分化,迎来倒闭风潮。复学不等于复工据5月25日教育部最新消息,关于线下教育机构复工,全国有11个省份给出了明确时间,时间大多集中在5月之后甚至更晚,但中国有660多个城市。另外还要求在启动校外培训机构要优先启动面向参加高考的复读生以及艺考生的学习。由此可见,各地区线下教育逐步解禁状态可能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在复课之后,大部分的学生可用于补习的时间明显受限,同时因高考、中考推迟,预计暑假放假时间将延期至8月1日前后。换言之,校内课堂时间会挤压校外培训时间,至少1个月。而校内教学安排导致的放学延时,很可能会促使学生家长更倾向于可以利用碎片时间学习的在线模式。效果也不错,并且每天只需要占用半小时间,家长还不需要接送。行业分水岭随之而来即使现在已经复工的线下教育机构还需要面临生源的问题,这次疫情给我们好好的上了一课——网课,学生从最初的不适应甚至反感抗拒到现在的欣然接受,虽然中间出过很多问题,也闹过很大的笑话,但是我们可以预见现在的家长再去给孩子报线下的课程就会有阻力,他们发现其实给孩子报名网课也是不错的选择。而在疫情期间冒出了一大批X辅导等app以及考生网自主在线学习材料购买等网站,疫情,反而成为了红利,加之各大综艺节目广告大力推广。疫情过后快速招生,盈利快速增长短时间内就不会发生,本次疫情对于中小企业的打击之大超出想象:员工的薪资支出与租金是众多破产企业无法逾越的鸿沟,虽然会有政府的补贴,但仍需面对人员缺位、供应失常、资金吃紧等不利因素。虽然线下机构面临着挑战,但线上机构却迎来了爆发。要么转型要么倒闭很多区域性和中小型线下机构在疫情下选择了“苟活”,面对线下课时费的捉襟见肘,很多老师只能被迫选择线上再上岗。在短短几个月中通过直播的方式为学生补课,挣的钱比在校外辅导班的课时费收入要多,遂决定与现在的校外辅导机构解聘,自己在家中搞直播教学。事实上,随着这次疫情的催化,面对线上教育平台开出的难以拒绝的薪资数额,很多老师便接受了线上平台的入驻邀请。师资的流失正在从根本上动摇着线下机构复课后的教学品质。任何危难中,都孕育着机会。疫情之下,教培机构迎来大的变革,也催生新的模式。面对疫情,无论是纯线上还是纯线下,都面临着一定的问题,也都在寻求解决方案。一种全新的模式也应运而生——线上线下教育相结合的模式。行业内,阿里集团首推的“云招聘”已成功为上海签约十位优秀上海交大毕业生,行业内,考生网推出的线上报考到学习一条龙服务模式,都可以为为业内企业打样做参考。此刻虽是线下教育的凛冬时刻,但任何时候挑战与机遇并存!

2020年05月28日 10:52

租金750,月薪过万远远不够

深圳外来人口几百万,租房,成了不可避免的事情。经常有人抱怨说,房租差点就占了工资的一半,住的还是普通的城中村单间,采光不好,条件简陋。或者为了省房租,他们搬到地铁线路的末端,比如固戍、后瑞、福永、桥头…每天通勤时间2小时以上。于是很多人心里都有了一个想法:等我月薪过万了、等我有钱了,一定要住离公司更近的、更好的房子。但那些月薪过万的深圳人,真的住得离公司更近、环境更好吗?01.房租4000,但来深5年,存款为0小G是典型的“精致穷”女孩,一直以来,她对居住环境都有自己的要求。哪怕是曾经城中村的小单间,她也会精心把屋子布置得更加美观舒适。随着工资的增长,她从西乡850元的小单间,到白石洲2000多的一房一厅,再到现在住到了南山4000元的一房一厅公寓中。房子的采光得好,她会给窗户装上文艺清新的窗帘,购置北欧风吧台,周末的时候邀请朋友,在窗边看看风景,喝点小酒,聊聊天。虽然平时没多少时间做饭,却也会购买整套的餐具,因为拍起照来特别好看。平时,她还经常和朋友约饭、到各地去玩,朋友圈的生活精彩多姿,看得让人甚是羡慕。不过追求高品质的生活,也有一点坏处:她来深5年,存款为0。本来“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这样的情况也还是能接受。直到公司因为疫情连续减薪了两个月,经济压力一下子大起来,她才觉得需要“节约”一点了。不过即使工资变少,她也不想“居住环境降级”,她宁愿搬到更远一点的地方去,比如福永。两三千一房一厅,比现在便宜不少。02.房租750,因为月薪过万还是不够虽然深圳平均工资两年前就已经过万,但依然有很多人表示自己是“被平均”了,从我们的留言来看,一个月拿四到六千的,大有人在。于是很多人会觉得,月薪过万,在深圳已经很不错了。但对小伟来说,月薪过万,还是远远不够。因此,他选择住在龙华的城中村里,小小的一房一厅,房租才750。搬进来时是空房,家具都是自己买的。那边的房租不算高,但他有的朋友工资和他差不多,却选择住更好的,要1600多。以小伟的条件,其实也能承担起这样的房子,但是他觉得钱还是不够,“因为已经不是那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年纪了。”他这样说。92年出生的他,父母慢慢老去,不再工作,没什么收入,小病小痛开始多了起来;他有女朋友,虽然没结婚,但也要考虑一下未来的生活了…房租虽不多,但其他消费也不可避免,请朋友吃饭喝酒、和女朋友约会、买衣服等,一点一点的就花没了。所以他觉得,在深圳月薪过万,还是远远不够。他表示,如果钱再多点,他也想住得更好。来深圳三四年了,他也一直在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每次通过跳槽,他的工资都会有所上涨,而他的目标,是希望以后的收入能够更高,存多点钱,不然在深圳,也就没意义了。03.月薪过万,其实也住不了多好其实月薪过万,大多数人住得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那么贵。如果想通勤时间短一点,只能花多点钱住得离公司近点,但花三四千,住的地方也并没有特别好。所以很多人宁愿选择远一点的地方,用更少的钱,住更好的房子。只是,要牺牲一下通勤时间。住在五和的X先生和太太,住着不到3000的复式单间,每天上下班都要花一个小时。房子稍微有点小,但布置得十分温馨文艺。住在上塘的小白,一个人租了1600的一房一厅,养了两只猫,还有大飘窗,可以看到美丽的夕阳。但是他上班得走一公里多才能到地铁站,而且坐4号线,还要在会展中心换乘到车公庙,你懂得…以前小编觉得,月薪过万,就可以选择离公司近一点的地方住,每天可以睡多一会、早点回家,但现在发现当初还是太单纯了。看了那么多月薪过万的深圳人住的房子,其实可以看到,大部分人和我们月薪几千住的环境也并没有差多少,也是1号线、4号线、5号线...的末端。在西乡、龙华等一些离地铁站一公里多的城中村,甚至有七八百的房子。在深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依然有人月薪一万多,选择住三四千的公寓,过着精致小资的生活,每天过得很快活。也有人月薪过万,房租却只花1000-2000,把房子当成睡觉的地方。比起住的好,他们更愿意存多点钱。房子是租来的,生活是自己的,能让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住的开心,这钱就花得值;住的没有那么好,但存到钱了,也是开心的。而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哪怕是1000多的单间,只要用心去布置,也可以变成自己理想中的住所的样子,不是吗?

2020年04月27日 09:47